3D全息音響做聲音藝術是什麽體驗?

 來源:/news/54.html     時間:2019-10-23
這次3D全息音響不是用在電影、不是音樂會、不是演出,而是用于一種空間內多種感官的體驗。8月21日至8月30日,"聲立方——超感官空間"在二十一世紀民生美術館開展。聲音藝術項目在國內僅有十余年的曆史,仍是現代藝術中較新的領域。這場一個小時的"超感官體驗"很難用語言形容,也很難被"看懂"。
3D全息亳州音響做聲音藝術是什麽體驗?
場內129只音箱、屋頂上的衆多黑色氣球以及黑色幔布組成3D全息音響技術。能夠容納的觀衆不多,當演出開始,現場的燈光暗下而聲音從四周湧來,感歎這樣的聲效如果用來放映恐怖片效果一定驚人。
演出共分四個部分:電波協奏曲、城市迷陣、聲影二重奏,以及浮生之歌。簡單說,電波協奏曲就像用三塊大屏上的抽象圖案和跨越時間和國界的場景拼貼具化空氣中的電波。城市迷陣則是依托場館的這塊土地講述城市和人的故事,采集上海聲音和做舊的畫面以及說唱演員繞口令,"笃笃笃,賣糖粥,三斤糖粥兩斤殼"呈現的是市井上海的懷舊一面。聲影二重奏由爵士和舞者組成,舞者分身在大屏幕上及現實舞台中,薩克斯手則因爲光線在空間中時隱時現。整場演出的音樂性隨章節逐漸增加,在"浮生之歌"中到達頂峰。數位年輕的男女歌者散落在空間中,淩亂地說話、多聲部合唱、大笑、喘息,表達的是他們對"浮生"的理解。
3D全息音響做聲音藝術是什麽體驗?
舞者、歌者、視覺、燈光,以及最耗心力的聽覺體驗,在國人並不了解聲音藝術乃至現代藝術的當下,這台由上海音樂學院主創的演出能夠完整地做出來本就不易。可惜的是,它似乎並沒有做到創作者們希望的"讓觀者經由感官接受與創作者有所互動和共鳴"。
第一章節是通感,觀者看著抽象符號聽著無線電波聲音的時候剛剛入戲,結束的時候掌聲有點寥寥。第二章節應該是最容易引起觀者共鳴的部分,無論是上海的聲音、老弄堂和拆遷後的廢墟、弄堂裏的閑聊的老人,還是那一段段上海童謠,都多少能夠觸動觀衆。尤其那一段由建築工地的無意義噪音演變成的鑼鼓齊鳴,不同的金屬構成的打擊樂之歌相當震撼。然而這一章節在形式上有意接了地氣,在深度上卻與一段關于老上海走馬觀花的紀錄片相差無幾。沒有深度的支撐,感官上的獵奇和刺激也就顯得比較膚淺。
3D全息亳州音響做聲音藝術是什麽體驗?
第三段純粹是美,爵士慢悠悠舞者也慢悠悠,二者在三維空間的共處挺美的,可惜依然缺少一點核心的張力。最後一章的節奏足夠緊張,多聲部的合唱因爲專業素養而頗有力量。但是這樣的音樂尚不足以和它的名字——"浮生之歌"相匹配,畢竟如此大的命題並非飙音部和音樂單詞就能夠概括的。
然而藝術是仁者見仁的事情,如果願意去親身感受,四個章節"宇宙、城市、人類、情感"的主題可以不用知道,處于空間中打開自己的全部感官就好。
相關標簽:

相關新聞

相關産品